《大念住经》经文1

有一次,世尊在估鲁国卡玛沙达玛城,与估鲁人在一起。当时,世尊告诉诸比丘:“比丘们!”比丘们回答:“世尊!”于是世尊说了一下的开示: 比丘们!这是唯一的道路,可以使众生清净,克服愁悲,灭除苦忧,获得真理,体证涅槃,这条道路就是四念住。 那四念住呢?

《大念住经》经文1

我这样听说:
 有一次,世尊在估鲁国卡玛沙达玛城,与估鲁人在一起。当时,世尊告诉诸比丘:“比丘们!”比丘们回答:“世尊!”于是世尊说了一下的开示:
比丘们!这是唯一的道路,可以使众生清净,克服愁悲,灭除苦忧,获得真理,体证涅槃,这条道路就是四念住。
那四念住呢?
    比丘们!比丘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以正念正知的觉知,就是身体观察身体,时时彻知无常,去除对(身心)世间的贪瞋。
    比丘们!比丘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以正念正知的觉知,就是感受观察感受,时时彻知无常,去除对(身心)世间的贪瞋。
    比丘们!比丘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以正念正知的觉知,就是心观察心,时时彻知无常,去除对(身心)世间的贪瞋。
    比丘们!比丘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以正念正知的觉知,就是心法观察心法,时时彻知无常,去除对(身心)世间的贪瞋。
  
比丘们!比丘如何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身体观察身体呢?
比丘们!比丘到森林中,或到树下或到僻静无人之处,在此,他趺跏而坐,身驱端直,以灵敏的觉知固定在嘴巴周围的区域。以此他觉知入息,以此他觉知出息。入息长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入息长”。出息长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出息长”。入息短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入息短”。出息短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出息短”。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”,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感受全身而出息”。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寂止身行而入息”,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寂止身行而出息”。
   如同技术熟练的木匠或木匠的徒弟牵拉墨绳,若牵长时,正确了知:“我牵长“。若牵短时,正确了知:“我牵短“。同样地;比丘入息长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入息长”。出息长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出息长”。入息短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入息短”。出息短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出息短”。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”,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感受全身而出息”。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寂止身行而入息”,他如此训练自己:“我当寂止身行而出息”。
于是,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
   因此,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。
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:“这就是身体”。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。他持续正住、远离执着,不再贪着(身心)世间的任何事物。
比丘们!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。
 
 
 
 
又,比丘们!比丘走路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正在走路”。站立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正在站立”。坐着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正在坐着”。躺卧时,他正确了知:“我正在躺卧”。不论身体处于何种姿势,他都正确了知。
  于是,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
   因此,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。
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:“这就是身体”。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。他持续正住、远离执着,不再贪着(身心)世间的任何事物。
比丘们!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。
 
又,比丘们!比丘来回行走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比丘看不看前方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比丘弯身展身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比丘搭衣持钵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比丘饮食咀嚼尝味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比丘大小便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比丘行住坐卧醒觉语默时,他念念分明,时时彻知无常。
于是,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
   因此,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。
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:“这就是身体”。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。他持续正住、远离执着,不再贪着(身心)世间的任何事物。
比丘们!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。
 
又,比丘们!比丘仔细思惟这个身体,自脚底而上、自头发而下、皮肤所覆盖的都充满种种不净,他思惟观察:“在这个身体中,有发、毛、爪、齿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肾、心、肝、肋膜、脾、肺、肠、肠膜、胃中物、粪、脑、胆汁、痰、脓、血、汗、脂肪、泪、皮脂、唾、涕、关节滑液、尿。”
就好像一个两端开口的粮袋,里面装满了各种豆谷,诸如:粳米、糙米、绿豆、豌豆、芝麻、精米。有个好眼力的人打开袋子检查所装的东西,思维观察:“这是粳米、这是糙米、这是绿豆、这是豌豆、这是芝麻、这是精米。”
比丘们!同样地,比丘仔细思惟这个身体,自脚底而上、自头发而下、皮肤所覆盖的都充满种种不净,他思惟观察:“在这个身体中,有发、毛、爪、齿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髓、肾、心、肝、肋膜、脾、肺、肠、肠膜、胃中物、粪、脑、胆汁、痰、脓、血、汗、脂肪、泪、皮脂、唾、涕、关节滑液、尿。”
于是,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内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外在身体观察身体。他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内在外在的身体观察身体。
   因此,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起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灭去的现象。他观察身体当中不断生灭的现象。
现在他已建立清楚的觉知:“这就是身体”。修成了只有清楚了知和清楚觉照的境界。他持续正住、远离执着,不再贪着(身心)世间的任何事物。
比丘们!这就是比丘如何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就身体观察身体。
(待续)
    责任编辑:动中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