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念住经》经文4

比丘们!什么是求不得苦?比丘们!受到生支配的众生,生起这样的欲求:“啊!但愿我们不受生的支配。
《大念住经》经文4
又,比丘们!比丘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,亦即就四圣谛观察心法。
比丘们!比丘如何坚定正住、持续不断地就心法观察心法,亦即如何就四圣谛观察心法呢?
在此,比丘们!比丘如实正确了知:“这是苦”。比丘如实正确了知:“这是苦之集”。比丘如实正确了知:“这是苦之灭”。比丘如实正确了知:“这是导致灭苦之道”。
 
又,比丘们!什么是苦圣谛呢?
生是苦,老是苦,(病是苦),死是苦,愁悲苦忧恼是苦,怨憎会是苦,爱别离是苦,求不得是苦。总而言之,五取蕴是苦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生?一切众生中,如果有所谓的生,那么在各种众生中,他们的受生、形成、出生、显现诸蕴、获得内外处,比丘们!这就是生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老?一切众生中,如果有所谓的老,那么在各种众生中,他们的衰弱、老朽、齿落、发白、皮肤松皱、寿命将尽、活力消止、机能衰退,比丘们!这就是老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死?一切众生中,如果有所谓的死,那么在各种众生中,他们的崩溃、迁逝、散灭、死亡、寿命终结、五蕴离析、身体弃舍、生命灭绝,比丘们!这就是死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愁?任何人任何时候,遭到损失不幸的苦楚打击,而内心忧伤哀愁、忧患忧愁,比丘们!这就是愁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悲?任何人任何时候,遭到损失不幸的苦楚打击,而哭泣哀啼、悲伤啜泣,比丘们!这就是悲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苦?任何人身体上的痛苦或不愉悦,或由身体接触而生起的痛苦的、不愉悦的感受,比丘们!这就是苦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忧?任何心理上的痛苦或不愉悦,或由心理接触而生起的痛苦的、不愉悦的感受,比丘们!这就是忧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恼?任何人任何时候,遭到损失不幸的苦楚打击,而恼乱苦恼、忧恼燥恼,比丘们!这就是恼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怨憎会苦?遇到不想要、不喜欢、不愉悦的色声香味触法,或遇到幸灾乐祸、心怀歹意、不适意不可靠的人,却必须与他们聚会交往、接触共事,比丘们!这就是怨憎会苦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爱别离苦?遇到想要、喜欢、愉悦的色声香味触法,或遇到随喜祝福、心怀善意、适意可靠的人,如父母兄弟姐妹、朋友同事亲戚等,却须分离、不能聚会交往、接触共事,比丘们!这就是爱别离苦。
又,比丘们!什么是求不得苦?比丘们!受到生支配的众生,生起这样的欲求:“啊!但愿我们不受生的支配。啊!但愿我们不再有新的生命”,但这并不是只靠欲求就可得到的,这就是求不得苦。
比丘们!受到老支配的众生,生起这样的欲求:“啊!但愿我们不受老的支配。啊!但愿我们不会老”,但这并不是只靠欲求就可得到的,这就是求不得苦。
比丘们!受到病支配的众生,生起这样的欲求:“啊!但愿我们不受病的支配。啊!但愿我们不生病”,但这并不是只靠欲求就可得到的,这就是求不得苦。
比丘们!受到死支配的众生,生起这样的欲求:“啊!但愿我们不受死的支配。啊!但愿我们不会死”,但这并不是只靠欲求就可得到的,这就是求不得苦。
比丘们!受到愁悲苦忧恼支配的众生,生起这样的欲求:“啊!但愿我们不受愁悲苦忧恼的支配。啊!但愿我们不再愁悲苦忧恼”,但这并不是只靠欲求就可得到的,这就是求不得苦。
比丘们!什么是“总而言之,五取蕴是苦”?它就是:对色蕴的执取是苦,对受蕴的执取是苦,对想蕴的执取是苦,对行蕴的执取是苦,对识蕴的执取是苦。比丘们!这就是“总而言之,五取蕴是苦”。
比丘们!这就是苦圣谛。
 
又,比丘们!什么是苦集圣谛呢?
它就是造成(不断轮回)再生的贪爱(渴望),为喜乐贪欲所束缚,时刻不忘寻求喜乐的贪欲,也就是欲爱、有爱、无有爱。
比丘们!这贪爱(渴爱)从何处生起,在何处建立呢?
在(身心)世间中,只要有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处所,就是贪爱(渴爱)生起和建立的所在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什么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处所呢?
在(身心)世间中,眼根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耳根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鼻根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舌根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身根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  在(身心)世间中,意根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色尘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声尘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香尘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味尘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触尘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法尘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眼识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耳识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鼻识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舌识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身识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意识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眼触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耳触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鼻触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舌触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身触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意触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由眼触生起的受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由耳触生起的受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由鼻触生起的受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由舌触生起的受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由身触生起的受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由意触生起的受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色尘生起的想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声尘生起的想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香尘生起的想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味尘生起的想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触尘生起的想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法尘生起的想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色尘生起的行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声尘生起的行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香尘生起的行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味尘生起的行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触尘生起的行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法尘生起的行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色尘生起的贪爱(渴爱)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声尘生起的贪爱(渴爱)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香尘生起的贪爱(渴爱)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味尘生起的贪爱(渴爱)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触尘生起的贪爱(渴爱)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法尘生起的贪爱(渴爱)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色尘生起的寻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声尘生起的寻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香尘生起的寻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味尘生起的寻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触尘生起的寻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法尘生起的寻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色尘生起的伺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声尘生起的伺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香尘生起的伺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味尘生起的伺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触尘生起的伺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在(身心)世间中,对法尘生起的伺是诱人的、令人愉悦的,贪爱(渴爱)就在该处生起和建立。
比丘们!这就是苦集圣谛。
(待续)
    责任编辑:动中禅